菜单
EN CN
“对我个人而言,我通过艺术理解这个世界” | 收藏家曹吉祥与活的艺术
2020.4.27

画廊周北京2020荣幸携手收藏家伙伴们,分享他们在艺术世界的旅程。在“收藏之道 Story of the Collection”专题系列采访文章中,你将能读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位收藏家的故事。希望这些故事也能够陪伴你,一同开启五月的北京艺术地图。




- 第 辑 -




当我看到收藏的作品静默的在我身边的空间,我似乎更有

力量来面对这个充斥着各种割裂、纷争、荒谬、颓丧的今天。


——曹吉祥

在疑问中开始收藏

邂逅艺术家的至诚和勇气

很幸运遇到这样一件可以“深刻感受内心”的作品

让我们对收藏当代艺术这件事有了一些独特的体会和认知



作为致力于当代艺术收藏的私人机构,The Cloud Collection(萃舍云集)的收藏系统始于2017年。在此之前,几个合伙人(都有各自从事的行业)在工作之余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流连于美术馆、艺博会、画廊、拍卖会、艺术家工作室,去看形式繁多的当代艺术作品,和很多艺术从业者及艺术家聊天,读国内外的美术史,也不停地会追问自身:能理解吗?会喜欢吗?有意义吗?会持续吗?


即使经过了一年多的观察和学习,也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我们是在疑问中开始了收藏,也是想通过收藏更直接地去体会和洞察,所谓“绝知此事要躬行”。幸运的是我们在早期收藏的作品中部分找到了想要的答案,并且随着收藏的逐步深入,方向也越来越清晰,步伐也越来越坚定。


以艺术家名字命名的作品《董金玲》是The Cloud Collection的早期收藏中很重要的作品之一,由一张行为图片和一部3分09秒的彩色无声影像构成。该作品参加了在杨画廊的一个由朱朱策展的名为“一次别离”的群展,群展探讨了“个体生命”与“他者”的关系,董金玲的作品深深吸引了我们。作品的创作源自艺术家董金玲非常个人化的生命与情感体验,但又深具“普遍性”的思考张力——艺术家在孩子出生后决定只用左侧乳房哺乳,甚至不让孩子碰触到右侧乳房;由于长期的乳汁淤滞,右侧乳房出现界线不清的硬块并导致乳腺组织的急性化脓感染,艺术家只有通过不停地挤出乳汁来缓解疼痛(无声影像记录了这一过程),而左侧乳房则由于乳腺的发育过度膨胀 ,左右乳房的大小也愈发不同;在停止哺乳后的第一天,艺术家拍下了这张图片——这是一个精神与身体双重痛苦的过程,也饱含了艺术家最为复杂的情感与决心:对生育的欣喜与恐惧;对自己身份的审视,即当她为世界缔造一个新的生命时,她原来的身份是否可以完整或部分地保留?这不仅是“董金玲”的问题,而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尤其是我们随时都面临着不可逆的境地,无可逃避。


640-1.png

董金玲

左:《董金玲 2-1》,2012

无酸画布艺术微喷 | 100×80cm | 3/6

右:《董金玲 2-2》,2011

无声彩色影像 | 3分09秒 | 3/6

图片致谢©董金玲及The Cloud Collection


从董金玲的创作中,我们感受到了艺术家的至诚和勇气,一种非常诚挚的表达。而这一点,对于被各种观念纷扰困顿或者在有限的个人系统中不断重复的中国当代艺术而言,是尤其难能可贵的,用艺术家自己的话来说,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揭开表层看到内在”。彼时,我们正处于对当代艺术的光怪陆离感到迷惘之际,很幸运遇到这样一件可以“深刻感受内心”的作品,让我们对收藏当代艺术这件事有了一些独特的体会和认知。


一些个人化而非普适的心得

收藏并非是狭隘的个人好恶

我们需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维度上去阅读艺术家的微妙变化

因为作品是活的、丰富的、不断生长的


以下对藏家的建议完全基于我们收藏实操中的一些心得体会,是非常个人化的而非普适的。


1. 优先在艺术家个展上收藏作品

相比于拍卖会上的紧张竞价、艺博会上的走马观花,艺术家的个展可以更完整地呈现作品的来龙去脉和一段时期的完整面貌。尽量避开开幕交际日,可以安安静静地看作品,慢慢欣赏。期间如果遇到艺术家,那就多聊聊作品。我们收藏的娜布其的一件雕塑,就是在画廊的个展上。刚开始的时候,我站着俯视那件像“罗马斗兽场遗迹”的圆形雕塑,并没有太鲜明的感觉,可当我和艺术家一起坐在不远处的一条长凳上再观看这件雕塑时,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广场之上,这件雕塑及其所占据的周围空间都向我漂浮过来,这是一刹那间的感知。我想,为观众创造出一个激发感受力的场域或许正是艺术家对其雕塑作品的一种期许。观展很辛苦,但当你沉浸其中,总是会获得一些别样的感受,多少年以后,那无数个明艳的一刹那,依然会从心中泛起。


640-2.png

娜布其

《迟疑的场所(包围和放射的形状)》,2018

铝,树脂,沙子

350×350×40cm ed. 2/3

图片致谢©娜布其及The Cloud Collection


2. 理解甚于赞美

去拜访艺术家工作室几乎是藏家的日常之一,多数艺术家其实和普通人一样,渴求理解,希望真诚的对话和沟通。但我们很少当面赞美一个艺术家,即使他很有名;冒失的赞美和直接的批评一样不值一哂,除非我们非常了解这个艺术家。举个例子,曾经拜访过高磊在松江的工作室,那是一次非常愉快的聊天,我们一起聊他工作室的每一件作品,艺术家很愿意满足我们的好奇心。有一件作品名为《审讯之酶》,是一组由连接高压电线的陶瓷绝缘子和古旧弧形木条拼接而成的装置。他对“现成品”的利用有非常严格的“信条”:尽量保持现成品的原貌,越少改变、越少雕饰、越纯粹就越可能有力量的呈现他期望表达的观念。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扁担木以及陶瓷绝缘子,它们在柔软的地毯上具有某种仪式美感的组合,就这样衍化为一部揭示权力的诱捕装置。这件作品后来在阿拉里奥首尔空间的个展上展出,我们收藏了它,基于对艺术家的“言”(创作观念)“行”(作品呈现)一致的理解。  


640-3.png

高磊

《审讯之酶》,2017

古旧弧形木,陶瓷高绝缘子,地毯

4.1m×2.9m | 独版

图片致谢©高磊及The Cloud Collection


3. 对“风格化、标签化”的市场行为保持警惕

或许藏家们经常看到或听到市场对于艺术家风格化、标签化的解读,断言某某哪种类型的作品更好、不是重要时期的作品价值不高、作品出现风格突变是个危险信号等等,站在市场的角度这些都可理解,甚至对部分艺术家而言也是事实,但我们永远都要远离这样的轻率判断,否则,收藏岂不是太无趣了?我们需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维度上去阅读艺术家的微妙变化,因为作品是活的、丰富的、不断生长的;同时,有单一媒介做到极致的艺术家,更有很多各种媒介都在推进的艺术家,他们或许都有一以贯之的思考和表达,但如果就此给艺术家贴上标签,不过是作茧自缚罢了。我们收藏臧坤坤的作品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他的很多作品看上去似乎都有强烈的现实指涉、批判和建构,但他的艺术形态拒绝被定型,那是超越现实的想象与冒险。


640-4.png

臧坤坤

《容器,共生》,2017

木板丙烯,皮革

245×225×20cm (96 1/2×88 5/8×7 7/8 in.)

图片致谢©臧坤坤及The Cloud Collection


4. 和艺术顾问建立长久互信

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网络时代,艺术生态又是如此的发达——画廊主、专业Dealer、策展人、艺术评论家、艺术家都会给你信息和建议,你很难做到如资深前辈们告诫的那样“不要靠听”来收藏。我们觉得,“听”或者“不听”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和你的艺术顾问们建立真诚的、长久的、彼此信赖的关系。一个靠谱的、专业的顾问一定会从他/她个人的经验给你建议,但更会从系统的角度不断和你探讨问题、方向甚至初衷;没有分歧和不同见解的碰撞是不可能的,但基于互信的理解有助于往前走。我们常说收藏的高境界是让“收藏”本身成为自己的作品,但这并不意味着收藏只是狭隘的个人好恶,而是凝聚着很多专业人士的心血结晶。


5. 少一分投资的患得患失,多一份发自内心的审美愉悦

当然不必讳言收藏艺术本身具有投资属性,但The Cloud Collection(萃舍云集)作为一家私人艺术机构,初衷不在于此。无论我们听到多少艺术投资的翻番神话,无论我们看到多少专业、漂亮的系统建构,收藏艺术对于每一个具体的“人”而言,始终都指向“审美愉悦”,虽然很多人并不认同当代艺术具备这样的功能。我的意思是大可不必去折磨自己今天花了多少钱未来一定要获得更多回报,才能彰显所谓的“眼力”,如果是这样,最好一件作品也别收藏。纽约有位艺术顾问叫托德·列文(Todd Levin),他说藏家应该事先预设艺术家作品的贬值周期:一件5000美元的作品,假如以五年为例价格归零,折合每年为1000美元,每天大约是3美元,这件作品每天能给你带来价值3美元的快乐吗,如果可以,那么就物有所值,这就是购买艺术品的要点所在。列文的说法有点极端,但意思是和我一样的,我们要多去欣赏(享受)作品的价值。


对我个人而言,我通过艺术理解这个世界。当我看到收藏的作品静默在我身边的空间,我似乎更有力量来面对这个充斥着各种割裂、纷争、荒谬、颓丧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