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EN CN

影像

值此四周年之际,画廊周北京策划了“映像画廊 | 映像机构”系列专访视频,希望通过采访本次参展“主单元”的北京本地的画廊和机构负责人,深入了解并分享中国当代艺术界资深从业者们的远见与探索。


从现在至画廊周北京2020开始之际,我们将推出画廊或机构的视频短片。通过他们的视角,你会了解到更多有关北京多元的艺术生态,以及画廊和机构独特的历史和愿景。



映像画廊
  • Tabula Rasa画廊 | 映像画廊
    成立4年,办过近20个展览,画廊除了关注很具实验性的中国年轻的当代艺术以外,其实一直在寻找被忽视、还没有被挖掘出来的艺术家。我们每年也都在尝试着做空间交换计划,让中国南方和北方的艺术家在各自的生发地能有更好的曝光,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 魔金石空间 | 映像画廊
    magician  是魔术师的意思,从一开始我们起这个名字,就是想把舞台交给艺术家。而在魔金石空间的第12年,我们要做的是去接近国际,让他们真正深入地了解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思考。通过学术研究,促进画廊在学术上、对未来方向上的一些判断。

    ——  曲科杰        
     魔金石空间创始人      
  • 麦勒画廊 | 映像画廊
    我们相信,好的艺术家,他们会传递一种普遍的价值。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背景对他们的作品进行解读。和我们画廊合作的艺术家们都拥有这样一种意义,而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观众了解他们在做什么,或者想要去表达什么。                ——  小麦(René  Meile)      
     麦勒画廊合伙人          
  • 北京公社 | 映像画廊
    无论是早期展览奠定实验的基调,还是对于年轻艺术家持续性的关注,北京公社会一直还是一个“有劲儿”的空间,带着一股来自于艺术家们的力量。它基于一种探索的方向,一种实践所带来的新的可能性。
  • 指纹画廊 | 映像画廊
    “年轻艺术家有的时候可能跟我们有点像,画廊的发展也是一个初级阶段。”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专访指纹画廊。在草场地这片“文人养过的地方”,指纹画廊还很年轻,但是在联合创始人郝听看来,这份年轻也让画廊与年轻艺术家之间“能互相体会他们在展示上面需要什么样的表达”。指纹画廊愿意把“创作的形式会交给他们,展示的形式也会交给他们,更愿意让他们有多一点的自由发挥的空间。”
  • 博而励画廊 | 映像画廊
    “90后、00后,  他们是非常认真地在读文献和看展览。这一拨人不是盲目地朝拜某一个领袖,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专访博而励画廊的运营合伙人贾伟,以及运营总监来梦馨(Sherry  Lai)。作为一家有使命感的画廊,博而励立足本土,放眼世界,在维持画廊自身公信力的同时,不断引导着年轻的观众们,去让更多有价值的艺术家被看到。十五年间,博而励在挑战中不断做出改变。
  •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 映像画廊
    “Platform  China,就是中国平台,用一个平台去做艺术。”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画廊专访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站台中国。创始人和艺术总监陈海涛说,空间从最初倾向去做极具实验性的项目,到后来偏于关注绘画的梳理和研究,站台中国在在强调与外部交流的同时,将自身生成的艺术的品质放在首位。“我们更希望作为一个平台能参与到艺术的创造,也更参与到这个时代文化的进程当中。”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 映像画廊
    “时尚和潮流的东西,以及一个国家和城市文化的发展,是那些真正有内涵的艺术去引导的。”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画廊专访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TangContemporaryArt  。自1997年在曼谷建造第一个空间之后,唐人发展至今已拥有五个空间。无论是大型装置艺术还是架上绘画,他们对待展览总是以实验性和更长远的眼光。创始人郑林认为:“艺术是很严肃的东西,还是要需要很多人去做实验性的当代艺术来推动。”
  • 林大艺术中心 | 映像画廊
    “作为在798艺术区一家东南亚背景的画廊,@林大艺术中心    在初创的时候,就期望建构一个能够促进中国与东南亚国际艺术交流的平台”,画廊经理洪玉丹这样说道。在历史上,林大艺术中心已经把众多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推广到了印尼和新加坡,而实现东南亚艺术家的推广计划,将成为画廊团队新的探索历程和侧重方向。
  • 星空间 | 映像画廊
    “我们创办画廊的时候,有意选择了愚人节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画廊周北京2020专访星空间  @星空间_StarGallery  。谈及定位,创始人兼艺术总监房方说星空间代表着“一种对艺术特别真诚而热烈的追求”。对于当代中国的语境,他还提出了“破圈”这个概念:“我觉得无论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生成,还是市场策略,都离不开这个词。对于展览本身,我就希望能够邀请非常多元化的艺术创作者出现在同一个现场。”
  •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映像画廊
    “我们希望是以东方艺术的美学线索来作为蜂巢的一个学术方向。”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画廊专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对于东方艺术的关注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蜂巢一直在与全球艺术家进行合作,希望与已有的艺术家形成一种“互动的、共生的关系”。对于“蜂巢·生成”这个重要的项目,创始人夏季风  说:“从一个机构来讲,我们想为全球年轻华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一个平台,希望年轻艺术家的推出能成为这个机构的心血,同时也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后续力量。”
  • 艺·凯旋画廊 | 映像画廊
    “了解艺术的人,想要接触艺术的人,需要艺术的人越来越多了。”画廊周2020映像画廊专访艺·凯旋画廊  @艺凯旋画廊  。从2007年开始经营到现在,艺·凯旋画廊在不断适应市场的变化。“从AI到大的科技发展,到人文的关怀,再到个人生活的需求,人们的这种文化素质决定了需求的宽泛性。”但同时,在不确定的未来面前,创始人李兰芳说:“我们还是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如果没有理想,没有美好的情怀,很难走下去。”
  • 今格空间 | 映像画廊
    “画廊比较关注拥有跨文化背景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既受到中国文化的深刻影响,又吸收了西方文化的精髓,因此他们的作品呈现了更多不同的东西。”画廊周北京2020映像画廊专访今格空间创始人、总监蒋伟。今格空间自2014年成立以来,始终在尝试各种可能性,积极支持艺术家进入更为成熟和前瞻性的创作实践,帮助艺术家走向国际并建立声望。他们希望,艺术家们通过与空间的一起合作,能够往前更走一步。
  • 长征空间 | 映像画廊
    我们的前身是一个艺术和策展的项目,叫长征计划——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回顾过去的实验性项目和展览语言上的突破,都是我们比较骄傲的经历。长征空间应该是用策展的,用学术的方式,在围绕着我们紧密合作的核心艺术家进行市场上的种种探索。
  • 空白空间 | 映像画廊
    艺术家一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寻找新的艺术家的这个工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所谓的就是来选择艺术家的那条金线到底在哪?其实不限于年纪、国籍,教育背景,他的所在地,然后我们还是更多的是在关注艺术家实践的层面上。我们愿意有一个开放的态度,我们愿意去相信艺术家来实现这样的可能性。
  • 拾萬空间 | 映像画廊
    在空间的长期计划中,“轻盈”的气质是我看艺术家比较看重的。很微妙地来说,就是艺术家要有一个无目的、无动机的自由性,它会给观众留有非常大的想象的空间。任何人看这个作品都会像一面镜子一样看见自己,而不是说作品本身框定了一个很窄的意义解读的通道。
  • CLC画廊 | 映像画廊
    CLC画廊由三家画廊合并而来。其实我们合并不是有一个变化,而相反,是要坚持——坚持我们的选择和我们所认可的艺术家。近些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家都保持着一个非常好的创作状态。这是滋养行业也令人欣慰的一件事,让我们有动力一直这么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