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中文/EN
自由定艺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再创作之前,太阳底下无新事


自由定艺 × Zachary Armstrong

 「太阳底下无新事」


“我并不是发明者,

我只不过是进行了再创作,

将普通特殊化,将平凡非凡化。”


99ff5ee3d91e96d43b56ece0b3f11e61.jpg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蜡烛袋”

展览现场图片,林冠北京,2021 年

摄影:雷坛坛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01

“熟稔与陪伴是工作室的代名词”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搬进这个工作室已经有七年的时间。他在这个工作室进行一般的创作与绘画,而在两个街区外的第二间工作室里创作一些更大尺寸的绘画、木工及雕塑。处于俄亥俄州戴顿某个镇子上的这间工作室,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艺术家说,他或许会长时间都居住于此,不再搬去别处。


640.gif


阿姆斯特朗基本每天都在工作室,保证自己每天有10个小时都在创作,偶尔甚至是15个小时。睡醒来到这里以后,他通常会先打开电视,再打开所有的电热板,预热蜡画要用的材料和颜料。在这等待的45分钟时间里,他会整合自己的想法,直到开始工作。但创作的时候,他也并不会关闭电视,如此一整天不间断地播放电视节目、音乐,或者电影。另外,艺术家最喜欢的部分是以主工作台为中心的区域,他总在这里的桌子上创作蜡画。放置在桌子周边的电热板和工业火炉总是盛满了烧得滚烫的颜料,这些颜料的流动性很强,艺术家可以随时用于创作。


8b86c058bbc720dda96451c72c6a898f.jpg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

艺术家工作室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他还说道,新冠危机是一场糟糕的灾难,但同样也让很多艺术家放慢了脚步。在健康的前提下,这给予了他很多自由。在失去了时间概念、展览和截止日期的牵制以后,他终于可以在工作室里画一些之前不曾去画的事物,去拥有一些他之前没意识到的东西。



02

“将普通特殊化,将平凡非凡化”


阿姆斯特朗出生于1984年,他的艺术实践总基于个人叙述,围绕家乡的童年和家庭的回忆、民间艺术、自然史、艺术史和文学展开。他在采访中说:“我的灵感来源于任何东西,我通常选取再普通不过的元素,然后尽力把它变得‘更普通’。我并不是发明者,我只不过是进行了再创作,并为此投入精力,想着如何将普通特殊化,将平凡非凡化。”


01af93f096859e2fc3e07b54cfddd841.jpg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蜡烛袋”

展览现场图片,林冠北京,2021 年

摄影:雷坛坛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他乐于从“现成物”中取材,基于其本身或者现成概念来创作。在展览上,阿姆斯特朗有一些取材于诺曼·洛克威尔、彼得·勃鲁盖尔、伊恩·米勒的绘画再创作而成的作品,他放大里面的元素,然后通过自己的媒介去描绘。他也特别喜欢制作台灯样式的小型雕塑,但也同样认为台灯并非其原创。就像他说的那样,“没什么很特殊的”。艺术家们都从生活中汲取想法,这些可能都只是个人正在经历的事情,或者司空见惯的事物。艺术家们只是把这些无聊却被个人享受的东西,通过艺术手法来让它变得有趣,让别人看到它们的时候也能从中获得新鲜感。他说,“我希望他们能发现,一把扫帚也能够这么有美感,一只公鸡也能被画得这么好看。”


90f63ace4a807c4dd03139e60c711ea5.jpg

《后勃鲁盖尔大鱼》2019

布面蜡彩油画,338 x 224 厘米

摄影:雷坛坛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7b360c906cee9d06a41254ff0e60fcd5.jpg

《双勇士》2019

布面蜡彩油画,233 x 217 厘米

摄影:雷坛坛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艺术家还把艺术创作形容为“魔法”。正因为它的存在激发了人类的创造本能,才得以把人类从世界上的生物种群中分离出来。它不仅仅来源于生存需求,更是来源于自由的意志与纯粹的渴求。阿姆斯特朗回忆道,很多年前,他从一本书中第一次了解到罗伯特·劳森伯格,劳森伯格的作品让他大开眼界,让他意识到自己观看世界的可能性。因此,他也一直认为,艺术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政治性的,因为艺术家们总是向往通过艺术追求纯粹的自由。


640-3.gif



03

“把个展看作群展”


作为一个艺术家,阿姆斯特朗希望自己更多地专注在自己所选择的媒介上,去探究它的更多潜力。在过去十年里,蜡画是艺术家最常用的媒材,主要由油画颜料、蜂蜡,和一点点达玛树脂熔融而成的。这种树脂在蜡画颜料中起凝固剂的作用。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蜡画,他的配方运用了更多的油画颜料,蜂蜡只作为粘合剂,但它仍有油画和丙烯替代不了的特性和效果,足够让艺术家对它一见钟情。他由此可以将蜡画法看作捏粘土。


640-4.gif


阿姆斯特朗在林冠艺术基金会举办的个展“蜡烛袋”将参与画廊周北京2021。由于展览空间很大,艺术家从一个群展的角度思考展陈。在这个属于他自己的“群展”中,他挑选出一些可以二次创作、能从中学习,并且适合陈列在一起的作品。于是他在一个大型广告牌上用蜡画再创作了一幅诺曼·洛克威尔的作品,这件作品用时整整一年。同时,他也希望把原作借到展览中,与自己的作品并置在一起。另一张大型的作品则源于彼得·勃鲁盖尔的蚀刻版画,描绘的是大鱼吃小鱼的题材。原作的蚀刻版画非常小,排线非常紧凑,而这些细节随着整个比例放大后,线之间的负空间就突显了出来。另外,他试着为每一幅的画作匹配一件雕塑。


aca8a434d75df5a4b7a56dfcd0ec3449.jpg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蜡烛袋”

展览现场图片,林冠北京,2021 年

摄影:雷坛坛

由艺术家和林冠艺术基金会惠允


而霸王龙骨骸也是艺术家一直感兴趣的题材。与人类的肉体不同,鱼类、爬行动物、恐龙身上都有着诸如鳞片、纹理等等数不尽的细节。这件霸王龙铜雕是用真实尺寸的霸王龙头骨浇铸而成的,这可能是这次展览中最费时的一个作品,大约花了两年半到三年的时间。恐龙头骨的镂空造型与人的头骨不同,整个雕塑的内部和外部是正相反的,需要他从内到外的雕刻。对于艺术家而言,这个结构象征着一个历史性雕塑的完美例子:它们都仅仅是时间留下的庞大残骸。



画廊周北京2021

林冠艺术基金会展览预告


图片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蜡烛袋”展览现场图片,林冠北京,2021年

摄影:雷坛坛©️林冠艺术基金会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个展:蜡烛袋

展期:2021年1月15日-2021年6月13日

星期二至星期六:10:00-18:00,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市朝阳区

酒仙桥4号798艺术区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出生于1984年,在俄亥俄州戴顿生活和工作。他深居工作室,废寝忘食的长时间工作状态令人称叹。艺术家亲自制作其所有画布和画架。阿姆斯特朗的艺术实践基于个人叙述,植根于他对围绕着家乡的童年和家庭的回忆、民间艺术,自然史,艺术史和文学。


在阿姆斯特朗的作品中,艺术家经常引用流行文化,并使用自己和朋友的儿童绘画作为轮廓。这些图像被转化为大型作品,贯穿在一系列绘画和雕塑作品中以多种动机被反复叙述。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个展包括“扎卡里·阿姆斯特朗:鱼和鸡肉”,卡尔·科斯蒂亚尔画廊(Carl Kostyál),伦敦(2019年); “白线”,GNYP画廊,柏林(2019年);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乔治”蒂尔顿画廊,纽约(2018年);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哥本哈根”,萨布赛画廊,哥本哈根(2018年);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GNYP画廊,柏林(2017年);“基思绘画”,中国艺术品,洛杉矶加利福尼亚(2017年); “NOAH”,Ever Gold项目,旧金山(2017年);“希尔斯和戴尔斯”,梅斯勒&弗尔画廊,纽约(2017年); “扎克瑞·阿姆斯特朗”,蒂尔顿画廊,纽约(2016年);“晚安,伯强格斯”,夜画廊,洛杉矶加利福尼亚(2015年);“恐龙”,布卢门塔尔画廊,纽约东汉普顿(2014年);“年长的啤酒男”,戴顿视觉艺术中心,俄亥俄州戴顿(2014年)。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