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中文/EN
收藏之道
姚谦 x 王一妃:收藏予以生活以最佳养分


如今,收藏话题在中国引起了越来越高的、跨行业的关注度。2020年,画廊周北京曾邀请多位国际视野中重要的资深藏家,讲述他们个人的收藏经验和藏品背后的故事,分享他们未来的收藏计划以及正在密切关注的艺术家实践动向。


2021年,第五届画廊周北京启幕前期,画廊周北京再次邀请了五位中青年两代藏家作为嘉宾,着眼于本土的艺术生态,分别通过音频、图文和视频的方式呈现一组关于收藏的专题故事。在这些访谈内容中,除了藏家的个人收藏经验与未来的收藏计划分享之外,画廊周北京还聚焦当下,与各位藏家探讨在新冠大流行的影响下,他们的感受与实践,艺术收藏在这段特殊时期里与他们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连结。

本期内容与“假艺术节”及其旗下的独立播客节目“道听途说”合作,主理人橘子作为节目主持人,姚谦与一妃作为嘉宾共同围绕艺术收藏展开对话。



关于嘉宾


姚谦

音乐人、文字者、艺术收藏者、词人与音乐产业管理者。历任唱片公司总经理,三十年来于创作与管理两面行者,热爱电影艺术、文学、电影、旅行。近年积极参与专栏、小说、电影等工作。


王一妃

画廊周北京总监。 自2017年任职画廊周北京总监以来,她专注引领该平台的发展——画廊周北京首次将北京地区最前沿的画廊和非营利机构凝聚起来,共同呈现一年中最精彩的展览阵容;首创了包含艺访、新势力、公共单元在内的特约单元设置并为进一步搭建公众沟通平台同时在项目中包含公众日的设置。


橘子

线上内容平台假艺术节和艺术播客“道听途说”主理人,先后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和伦敦国王学院,研究方向为表演和行为艺术。曾在上海英国领事馆文化教育处、谷歌艺术与文化项目以及苹果(中国)供职。作为艺术写作者,她的文章散见于《青年视觉》《艺术新闻》《T Magazine 中文版》《周末画报》和《Dazed 中国版》等杂志与刊物。



对话精选


01

“我收入的很多部分来自于别人愿意从我这里获得阅读后支付的费用,

所以我也想再把我的收入回馈给为我提供养分的人,

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循环。”



橘子:姚谦老师是从哪个时间点开始走上艺术收藏之路的?


姚谦:我以前单纯地觉得艺术品是属于公众的,虽然那时候也知道有画廊,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艺术品可以被私人拥有,我真的没有这个概念。直到1997年我无意间踏入拍卖公司买了第一幅画,那时我才开始意识到原来艺术品可以放到生活里,我非常惊喜。从那一刻起,只要一件作品是可以被收藏的,并且在我的经济范围之内,我就会有这种“非分之想”。




橘子:您的收藏有明确的脉络吗?


姚谦:如果从学术或者专业角度来说,我的收藏绝对是一塌糊涂的混乱,唯一的脉络是顺应我自己的人生经验和精神经验,跟我的阅读有关。因为我常觉得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们只能过自己这一生,所以好好利用这一生最好的方法就是开阔地阅读,开阔自己的经历。因此我很喜欢旅行,喜欢阅读,喜欢听音乐,喜欢看展览,这些也是一种阅读。自然而然地,但凡有机会碰到跟我的阅读有关系的作品我就会收藏,所以我的收藏跟我的阅读有绝对的关系。




橘子:姚谦老师的收藏方式是很少有的。您自身的职业是文化产业里的一环,再把您的版税和积蓄投入到这一产业中去,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慷慨的行为,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就是艺术家在支持艺术家。


姚谦:我觉得我收入的很多部分来自于别人愿意从我这里获得阅读后支付的费用,所以我也想再把我的收入回馈给为我提供养分的人,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循环。买当代艺术品也是这样,我可以通过收藏一位30岁的艺术家的作品,以30岁的视角感受当下的时代。


IMG_0516.JPG 

 IMG_0517.JPG

上. Guim Tió Zarraluki《Aire》,布面油画,114×146cm,2018年

下. 姚谦著《我们都是有歌的人》书籍封面,视觉采用了西班牙艺术家Guim Tió Zarraluki的作品《Aire》




橘子:我知道姚谦老师有鲁本斯的作品,我们可以藉由这样一件作品聊一聊您如数家珍般的收藏作品有哪些?


姚谦:从学术角度来说,我拥有的是鲁本斯工作室的作品,他的许多大型作品都是在其提出概念后学生进行架构最后再由他本人润笔而完成。在了解世界美术史后,我发现各地的各个区域的美术史是最诚恳的,因为你可以从中看到与权力拥有者编写的历史不同的、当时人们的亲身经历。而西洋古典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他们除了历史以外,在不同时代还有神话的审美跟叙述方式,比如提香、鲁本斯。从这个角度来说,鲁本斯的古典美术在表述神话或历史故事方面最有格局,他的绘画最耐看的地方就是它不单单只是把故事说清楚,里面的一些布局和细节都在引导观众阅读,所以他的画很耐分析。他的确不是画的最厉害的,但是他是格局观最好最完整的艺术家。


从我收藏西洋美术作品的经验中,我发现你透过对美术的阅读能知道客观的历史是什么,比如说从一些艺术家的角度可以看到美好表象下的贫富差距、宗教信仰造成的冲突等问题。当我的艺术品阅读拓展到东欧、中南美洲、美国、加拿大等地区,还发现各地的美术表达又不一样,所以我慢慢开始在这里面品味世界历史、人群和思想的多面貌,这些后来都反映在我的收藏里面。


图片

鲁本斯工作室《抹大拉的忏悔》,板上油画,39.7×49.7cm,姚谦收藏




橘子:我觉得姚谦老师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走上了收藏之路,收藏的方式是很纯粹的。但也有一些藏家是从资产配置的角度考量收藏,姚谦老师和一妃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姚谦:我有一个做金融投资的藏家朋友曾很诚恳跟我说,他很羡慕我买东西不用去盘算,尽管他有很好的赵无极的作品,收益一直在翻倍,但他一直努力想要像我一样更自由的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反过来说,我也会羡慕他,我常常感叹这张画好漂亮但我买不起,因此我觉得两种方式各有乐趣之处和辛苦之处。


一妃:我认为一些藏家用数据化的方式做收藏是无可厚非的,对于艺术行业来说,能有资金进来是一件好事,但藏家可能会因此错过了收藏最有趣的部分。在收藏理念上我和姚谦老师是有共鸣的,我倾向于能给我带来很大触动的作品。我觉得收藏是一个特别个人化的东西,收藏的过程其实是一个跟自己的对话的过程,当达到购买艺术的层次时,其实你对于艺术品的了解已经非常深刻了,这是一个是否要让它走进自己生命当中的一个重要决定。这是一个很好的自我审视的过程,这个过程带给你的回报要远远的高过于所谓的投资赚钱的回报。




02

“所以我认为艺术品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对于一个人完整的塑造,

不只是塑造简单的品位,

而是塑造出一个综合立体的人,

这个塑造的过程需要不停地去观看,不能偷懒。”



橘子:越来越多年轻藏家涌入艺术收藏的潮流,姚谦老师和一妃作为资深业内人士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姚谦: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所有的阅读都需要累积,而且所谓的大藏家都是从新藏家开始做起的。我觉得这时候就很需要像一妃这样既有理想又有足够经验的人通过公共艺术活动来引导他们。因为入门阶段不同的选择可能会造就截然不同的收藏人生。

一妃: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讲,当代艺术收藏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力行地去观看。这个观看是线上浏览无法替代的,如果你想要真正深入地介入这个圈子,所有当代艺术的从业者,包括藏家都需要大脑、心和体力一直在路上。在从业十年后,我观看艺术品的角度和见解与十年前是完全不同的。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建构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所以我认为艺术品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对于一个人完整的塑造,不只是塑造简单的品位,而是塑造出一个综合立体的人,这个塑造的过程需要不停地去观看,不能偷懒。还有刚才姚谦老师说的阅读,如果从这个角度来介入收藏,我相信不仅可以在艺术领域开辟出一个广阔的天地,还能在如何更好地生活方面得到非常多的启示。




橘子:我也认同这种批判性思维在艺术欣赏和艺术创作方面的重要性。今天都是聊艺术收藏,艺术市场里面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概念,两位如何分配在这两个市场的时间?


姚谦:我的选择是以作品为目标的,对我来讲,只要出现了一件我感兴趣的作品并且在我的预算之内,不管它在哪个市场,我都会思考要不要把它变成我的收藏。但这两个市场在近十年里是在逐渐变化和调整的,因为群众也就是市场的对象在改变,作品也是流动的,所以市场就必须不断调整。


一妃:因为我做画廊周,所以我80%甚至更多的时间都在关注一级市场。由于我的工作有时需要给藏家提供一些关于市场的比较客观的信息。所以拍卖行对我来扮演了一个advisor的角色,我需要从中获取讯息以供参考来作出决策。例如我们曾经合作或即将合作的艺术家在市场上的表现和反馈如何。



对藏家来说,同时从两个市场中获取信息才能保证信息的综合性和有效性,因此我认为这两个市场都是构建艺术生态的重要环节。但我更鼓励大家多走进画廊和美术馆,因为不管你的作品目标在哪,一定绕不开在画廊了解你锁定的这位艺术家的最新创作,并通过美术馆了解他所处的艺术史的背景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这样你就可以建立起对这个艺术家清晰的定位,我觉得这对于刚开始了解当代艺术的藏家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




03

“这样看来疫情也可能是一个好事,

大家都可以把节奏放慢去想一想之前的快节奏是不是真的有必要,

所以我今年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目标就是做减法。”



橘子:当前处于不稳定的疫情期,此前两位是否有特别关注的艺博会、美术馆和画廊?每年的行程是怎样的?


姚谦:我曾经写过反对博览会的文章,因为我发现我在博览会上花费太多时间与别人打招呼,没办法专心看作品。我鼓励画廊要自己做展览,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去参加博览会。如果可能我一定尽量去现场购买作品,但去年很大部分的展览在线上举行,我也开始在线上购买作品,收藏方式有一定的变化。所以经过疫情,我反而觉得能够出去看作品是一个珍贵的事情。


一妃:我以前经常出差开会,这样看来疫情也可能是一个好事,大家都可以把节奏放慢去想一想之前的快节奏是不是真的有必要,所以我今年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目标就是做减法。这是一个信息特别泛滥的时代,对于大家来讲,最大的难度不是获取信息而是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做画廊周模式也是源于这个原因,我们把有需要的收藏家和对艺术感兴趣的人集结到这样的一个空间里,画廊不需要以高成本不停地去往各处参加博览会,艺术家也不会为了不断拿出新作品参展而不停地创作,避免稀释掉艺术创作的含金量。我们的活动永远把着力点放在内容上,通过更环保和高效的方式让更多的人来看展览和了解当代艺术。



橘子:其实这也是浓缩化的处理,对艺术感兴趣的人可以最大化地利用这一段时间得到充足的信息,对整个区域内的版图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或者说对一批艺术家和一批画廊在一段时间内的实践有一个非常充分的认知。


图片

苏富比线上拍卖Contemporary Art Day: An Online Auction,纽约,2020年5月14日,总拍价为13,736,250美元





04

“当你从艺术欣赏中获得养分时你开始收藏,

然后再通过这个空间分享你的收藏,

借此延续自己的艺术喜好,

如果想要继续这样的良性循环就要确立收藏目标。”



橘子:藏家在艺术生态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不仅是从经济上支持艺术家,还有很多藏家建立了私人美术馆来展示自己的收藏,我认为这也是未来的新趋势,两位对此怎么看,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吗?


一妃:我觉得这对艺术行业一定是是有推动的。但是好和不好取决于如何定位、如何操作以及是否下决心做一个长期的计划来完成这件事情。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大家都在做壳的阶段,但是接下来如何脱颖而出,拼的是谁的内容建构得好,以及能否对这个行业有深度的推动。



橘子:我的感受是虽然各地出现了很多这样的美术馆,但同质化的现象非常严重,好像大家不太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里,对要做的展览的取舍也让人觉得有一些不明朗。我作为一个观众有这样的困惑。


姚谦:我完全同意两位的观点。我觉得一定要鼓励刚开始做私人美术馆的人,因为他们是以分享文化艺术的态度来做这件事的。但是后来我发觉他们的同质性在于都成为拍卖行的高价名牌画家的集散处,我认为这伤害了艺术家和作品。所以我反而鼓励一些小规模的美术馆,比如毓秀美术馆。我也想借此机会鼓励想要建立自己美术馆的人:当你从艺术欣赏中获得养分时你开始收藏,然后再通过这个空间分享你的收藏,借此延续自己的艺术喜好,如果想要继续这样的良性循环就要确立收藏目标。



嘉宾提及的艺术机构:

诚品画廊、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常青画廊、魔金石空间、Galerie Eigen + Art、Gladstone Gallery、Marian Goodman Gallery、Sadie Coles HQ、Galerie Eva Presenhuber

嘉宾提及的艺术家:

常玉、尚扬、赵无极、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玛丽·罗兰珊(Marie Laurencin)、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