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中文/EN
自由定艺
维尔纳·巴特纳:人类境遇

自由定艺 × Werner Büttner

 「人类境遇」



“人类境遇

是我们得以生存的条件”



“我早上看报,下午画画。成品充满了责任感。”


德国艺术家维尔纳·巴特纳(Werner Büttner)通常在清晨醒来后,以阅读报纸开启一天的生活。除去工作的四个小时,巴特纳一天中剩下的时间通常在餐厅、阅读与收看球赛转播中度过。他的工作室是由一座古老酒店的舞厅改建的,这座酒店建于1880年,舞厅则建于上个世纪的最后二十年。


1.jpg


如今,站在曾经最嬉皮的场地,巴特纳对人类境遇展开深层次的思考。他的作品用幽默和讽刺来对抗社会规范,描绘出一种悲喜交加的现实感,并在讽刺社会规范的同时牢牢把握着艺术史的脉络。


“我从来就不理解那句话:‘艺术是作为艺术的艺术——其他一切是其他一切。’如果艺术与我们在这个星球的存在全无干系,那么它就无法引起我的兴趣。”

七十年代初的德国,大学教育尚未进行去纳粹化,学习法律的经历加剧了巴特纳对人类间所有协定的不信任。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巴特纳踏上了动乱年代间的艺术之路。



2.jpg

从左至右:马丁·基彭伯格、维尔纳·巴特纳、阿尔伯特·厄伦


维尔纳·巴特纳曾被评价为80年代德国最成功的艺术家团体之一的“知识分子”。他与马丁·基彭博格(Martin Kippenberger)和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一起,在德国经济奇迹末期及美苏冷战期的顶峰时期,用艺术创作动摇了战后德国的自满情绪和同谋心。这个由三名成员组成的团体以尖刻的评论、激进的绘画方式和具有行为性的影响力,撕碎了舒适的真相和错误的信念,共同塑造出一种颠覆性的视觉语言,形成了艺术史称为“坏画(Bad Painting)”的艺术风格。


他的作品通常植根于静物、裸体、风景、自画像等传统主题,但却有意表现出一种邋遢、凌乱的风格,让人联想到德国表现主义和黑暗的个人叙事。同时,这些作品还反映了一种特定视角:即20世纪70年代的德国政治笼罩在挥之不去的冷战阴霾中,隐隐的暴力基调此起彼伏。

3.jpg

维尔纳·巴特纳,运转的乐趣,布面油画,150×120cm,2019


此次展览是维尔纳·巴特纳作品的来华首展,展览将展示巴特纳40年从艺生涯间的精品画作。他的绘画产生于社会的黑暗边缘,这些系列 作品并不由一套标准化的规则来分类,而是以一种自我强加的、神秘的参照作为引导。同时,他的绘画媒介充满幽默:它们是黑暗、不加掩饰、且荒诞的。


站在人类境遇的角度沉思,比拟、寓言及隐喻的多重意象在时空暗河中交织狂舞。维尔纳·巴特纳向观众呈现了一个永恒主题:他自己,他所处的人类境况,以及战后德国艺术家应如何存在于一个快速变化的国家和世界。


画廊周北京2022 展览预告

「人类境遇:比拟、寓言及隐喻」


时间:2022.5.27-7.9

地点:艺·凯旋画廊,北京798艺术区


维尔纳·巴特纳(Werner Büttner),1954年生于德国耶拿,目前在德国盖斯特哈赫特生活和工作。作为80年代德国最成功的艺术家团体之一的思想领头羊,他与马丁·基彭博格(Martin Kippenberger)和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三位共同塑造了一种颠覆性的视觉语言,摒弃了传统绘画的技巧和品味,形成了艺术史中称为“坏画”(Bad Painting) 的艺术风格。维尔纳·巴特纳(Werner Büttner)的作品,以从日常生活中挖掘出更深层的意义而著名,其油画和拼贴作品,用幽默和讽刺来对抗社会规范,描绘出一种悲喜交 加的现实感,并在讽刺社会规范的同时牢牢把握着绘画史的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