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中文/EN
自由定艺
邱炯炯:烟火神游 风情长卷


自由定艺 × 邱炯炯

 「烟火神游 风情长卷】


“我這一輩子的時間夠做啥?

畫同一幅畫,拍同一部電影,

講同一個故事,

在同一幅風情長卷中神遊並記錄,

孜孜不倦,越走越深。

市井的煙火之氣,日常的偉大啟示,

個體塵埃的悲喜、倔強與鮮活⋯⋯

通過一張面容、一個場景、一段生活史

——定格在亞麻布或絹紙之上、鏡頭之中、

      字裡行間、親手做的一盤菜裡。”



在中国当代艺术界,邱炯炯的名字已然被冠有不同的身份:他是职业艺术家邱炯炯,是导演邱炯炯,是川剧名角后裔邱炯炯......他在不同语言、身份、领域之间穿梭,从不被定义,但无论身处何地,皆能够熠熠生光。


图片


以创作为精神食粮,邱炯炯无时无刻不处在创作的状态。他每天坐地铁来到工作室,坚持12个小时的创作。“你会觉得12个小时长,我觉得是因为生命太短了,所以我得抓紧时间。”


图片

邱炯炯,椒麻概念海报01,纸本水彩,37.5×26cm,2017(左)

邱炯炯,椒麻场景图之女生宿舍的午后,纸本水彩,27×37.5cm,2018(右上)

邱炯炯,椒麻场景图之麻儿剃头,纸本水彩,27×37.5cm,2018(右下)


去年,邱炯炯的首部剧情片《椒麻堂会》荣获洛迦诺电影节的评委会大奖,此次展览展出的大部分作品皆是关于该部影片的前期创作,展品包含但不限于设计图、分镜稿等作品。“我以完整作品性的态度去完成这些作品。它是一个关于人物百年生活史的地方志,所以它包含众多的人间表达。”

图片

左上至右下:

邱炯炯,Judith砍脑壳,布面丙烯,90×120cm,2020

邱炯炯,行者,布面丙烯,90×120cm,2020

邱炯炯,画僧,布面丙烯,90×120cm,2020
邱炯炯,单骑,布面丙烯,90×120cm,2020

无论是棚拍片场,还是画室,“片场”对于邱炯炯来说恰如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宇宙。朱迪斯砍脑袋、丽达与天鹅、孙悟空与猪八戒、乌字辈...他将美术史中的圣经与古希腊神话题材植入故乡,进行在地表达。“在广义上,我的所有视觉作品都是方言。我所有作品的基调都是对潮湿的、魔幻的、烟火气息的一种转义,使之变成我自己的一套语法。我带着自己的口音与美术史进行对话。”


图片

邱炯炯,《椒麻堂会》预告片片段


邱炯炯将绘画与影视为一个创作的有机体,他以绘画的语言构建影片的视觉,而片场给予他的启示也会回到他的绘画作品中去。“将绘画和影视统一为一个真正不可分割的系统,是我的愿望。”
能够将神话落地在日常烟火之中,源自邱炯炯对世俗生活的无比热爱、对个体生命的无比尊重。他在市井生活的点滴中汲取灵感,在酒神精神中获取动力,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说:“我知道如何去经营我的生命,去做更多作者应该做的事。”



画廊周北京2022展览预告

【邱炯炯个展】
时间:2022.5.27-6.27
地点:星空间,北京798艺术区

邱炯炯,1977年生于中国四川乐山,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之一。两岁开始画画,三岁开始表演川剧(爷爷是著名的川剧丑角演员),现活跃于独立电影和绘画艺术。

邱炯炯早期的作品多以静态绘画为主,07年开始邱炯炯抛弃了他所熟悉的静态图像,开始采用了动态的录像方式,期间完成了处女作纪录片《大酒楼》。

电影作品包括《彩排记》(2008)、《黄老老拍案》(2009)2部短片,以及《大酒楼》(2007)、《姑奶奶》(2010)、《萱堂闲话录》(2011)、 《痴》(2015)、《椒麻堂会》(2021)5部长片。从《痴》到《椒麻堂会》,他完成了从早期以口述为主的纪录片到剧情片的过渡。家乡四川乐山和川剧世家的家族史是其影片中多次出现的主题,四川方言对白也是构成其影片独特文学趣味及叙事结构的重要因素。邱炯炯影片的独特性与他的画家身份密切相关,他的电影中存在着一种绘画性,从基于大量文本写作的剧本到高度依赖手工的制作手法,都提供了值得凝视与反复观看的体感温度。

邱炯炯的早期影片多次入选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十佳影片。《痴》入围第6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第15届MoMA国际纪录片双周及第40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椒麻堂会》作为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于项目阶段获得金⻢创投会议CNC现金奖、荷兰鹿特丹HUBERT BALS FUND剧本及发展基金、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WHITE LIGHT后期制作大奖及法国大巴黎地区后期基金;成片于第74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首映,并获得“评委会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