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中文/EN
收藏之道
刘兰:以激情和直觉捡拾碎片,拼凑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

如今,收藏话题在中国引起了越来越高的、跨行业的关注度。2020年,画廊周北京曾邀请多位国际视野中重要的资深藏家,讲述他们个人的收藏经验和藏品背后的故事,分享他们未来的收藏计划以及正在密切关注的艺术家实践动向。


2021年,第五届画廊周北京启幕前期,画廊周北京再次邀请了扎根于北京的五位中青年两代藏家作为嘉宾,着眼于本土的艺术生态,分别通过音频、图文和视频的方式呈现一组关于收藏的专题故事。在这些访谈内容中,除了藏家的个人收藏经验与未来的收藏计划分享之外,画廊周北京还聚焦当下,与各位藏家探讨在新冠大流行的影响下,他们的感受与实践,艺术收藏在这段特殊时期里与他们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连结。




关于藏家

刘兰

“The Room”创始人。
The Room围绕空间创始人刘兰的私人收藏定期举办专题展。作为最早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之一,刘兰的收藏不仅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进程中的数个关键节点,同时也借助艺术家敏锐而极具洞察力的表达,记录下了我们所生存的这个时代的精神与面貌。




“激情与对艺术的朴素直觉是引领自己与艺术结缘的关键所在。”



尽管今天的世界早已与所谓的“黄金时代”在线性时间上相隔较远,刘兰却用自己相对“长情”的收藏之路折射出古典时代艺术资助人的只字片影。从2006年开始当代艺术的收藏之路,刘兰凭借自己对古代家具及瓷器收藏锻炼出的眼力及长期沉浸欧洲博物馆所陶冶出的审美,再辅以天生对“美”的天真激情,助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对于收藏,刘兰并不太关心是否需要所谓的“文本支持”,事实也确实证明了她直觉的敏感与判断的稳健。今年年初,她开放了坐落于亦庄的私人美术馆The Room,加上大厅一共三层的精巧空间在布局上以架上为主、装置为辅,藏品在时间线上纵跨90年代初到新世纪之后,从张晓刚、刘炜再到谢南星、刘晓辉等艺术家的创作,刘兰的收藏几乎涵盖了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当代艺术代表作品。


而刘兰对The Room的展览以及自己一直以来的收藏逻辑有着独特的解释,她拒绝相对伟岸刻奇的“艺术史书写”,倾向于个体对大时代的感受与体验,在她的收藏理念中,激情与对艺术的朴素直觉是引领自己与艺术结缘的关键所在。刘兰在描述艺术品时不甚像传统意义上的藏家,更接近一个艺术创作者,她注重诸如光影、笔触、质感等元素,甚至是个人与作品之间更为形而上的情感。言谈间某种去伪存真的态度与对自由和纯粹的向往令人印象尤为深刻。她在用词中几乎不存在犹豫与空泛的形容词,对任何事情的感受都简单、直接并有力,即便在谈到如何与收藏和艺术结缘的话题时,她也十分朴素地道出了当年籍由家庭的熏陶、古美术的陶冶和欧洲博物馆观展的学习过程,直至归国后由法国归来的同好程昕东带入同温层艺术圈开始收藏之路的经历。在刘兰的选择与摸索中,遵从内心的直觉远比海量观察市场和盲目阅读要更强烈与坚定。


无论是少时在巴黎的所知所感,还是逐渐进入艺术市场与圈层后的轨迹,刘兰都倾向于缓慢捡拾碎片一点点拼接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建筑”,也许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伟大与高贵,但确实像西语民歌中唱过的耶利亚女郎——以自身的肆意与热烈投射出独特历史时间内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立面。



Q&A

01

“当前明确的收藏目标就是围绕空间主题展来收藏。”



GWBJ:作为藏家,您对自己的收藏之路如何规划和定位?


刘兰:我现在收藏的目的性越来越明确了,在创立了自己的艺术空间之后,就不会像原来那样泛泛地收藏。我计划每年做一个主题展,今年这个展览就以空间的名字为主题,一层的作品都与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形成一个类似私人房间的状态。我认为当下的社会环境则更多地与意识形态有关,因此展览在楼上空间的部分就围绕社会意识形态这个主题来策划和布置。


我现在的收藏目标很明确,就是围绕空间主题展来收藏。我对西方的私人收藏家创建私人美术馆的方式很感兴趣,但是我一定要将我的美术馆定义为私人收藏,而非机构。我觉得必须保持自己展现的自由,因为个人情怀是最重要的,至于别人的批评和赞美,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希望可以一直坚持做主题展,目前三至四年内的计划已经确定了,正在思索四年以后的计划。




02

“艺术爱好者一直是推动艺术史发展的主要力量。”



GWBJ:您认为藏家与艺术家、艺术史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定位?


刘兰:我曾经在西方观看过很多大藏家的私人收藏,对我而言这种私人化是支持艺术史发展很重要的因素。艺术史的存在与热爱艺术的藏家是分不开的,比如文艺复兴和之后以莫奈、梵高为代表人物的印象派,艺术爱好者一直是推动艺术史发展的主要力量,只不过以前没有画廊,只有一个艺术赞助者机制。我曾参观过一个收藏印象派历史的展览,它完整地展示了当时印象派赞助人资助艺术家的账本、当时的日记等,让我们能够一目了然历史是怎么样被构筑起来的。




03
“不以艺术家的年龄来限制收藏边界”


GWBJ:什么样的作品或者说艺术家什么样的状态更能够打动您?

刘兰:其实有些感觉是无法言喻的,站在一件作品面前,你可以感受到这件作品是有磁场的,它是如何与自己产生共鸣的。我认为在区分每件作品的不同时不能以艺术家的年龄作为限制标准,我不会框定自己收藏80后还是00后的作品。假设一个艺术家是00后,但他的创作状态已经陷入停滞,没有充满活力的思想,和能打动人的饱满情感,那年龄这个数字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客观的存在。所以如果仅仅从年龄这个角度来衡量一个艺术家的创作状态是很不公允的。比如我认为吴冠中很年轻,因为他有一颗年轻的心。即便吴冠中在绘画时已经年近70,但在他的《木槿》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烂漫奔放,充满爱和激情,现在年轻人也不一定能够画出来这样的作品。因此我认为不能从艺术家年龄的角度来设定自己的收藏边界,必须要考虑作品的内容。我喜欢比较直接,奔放,情感浓度较高,有力量的作品。




04

“近几年北京的艺术机构不迎合潮流,

在他们特定的土壤上深耕和发展。”



GWBJ:您从2000年左右开始关注中国的当代艺术,当时有非常多的行为艺术现场,在您看来当时的环境与现在的环境有什么变化吗?


刘兰:千禧年左右看到的更多是诸如宋冬,还有张洹这类艺术家早期的行为现场,那批艺术家最早在西方进行的艺术创作是非常有力量的。在那个年代里抗争的人,与某一种看不到的东西在搏击,你能看到、感觉到他们精神上和肉体上血淋淋的抗争痕迹。这种状态非常令我震动。


近几年北京的艺术机构特别有意思。你不觉得北京这些画廊越来越不迎合市场了吗?他们在脚踏实地支持艺术家,他们在生根、在深挖。画廊各具特色,像北京公社、香格纳画廊、长征空间、空白空间、星空间等,每间画廊都在他们特定的土壤上深耕和发展。我还挺喜欢这种不迎合潮流的特性。我认为目前阶段北京本地的艺术博览会或活动需要积极推动和努力尝试,需要很多年轻人介入进来,往更国际化的方向发展,我们需要有国际化的视野,国际化的运营标准和模式。


我个人感觉这几年广州的艺术机构也发展得不错,我认为他们终于找到了真正蕴含岭南文化内核的艺术,找到了一种自信,不是效仿,也不是迎合或秀场。我曾经在广州生活过两年,特别热爱岭南文化,现在终于可以看到它的具象化体现了。




05

“疫情打破了过去所有的规则和规范,
让我们有更多时间来思考。”



GWBJ:您认为疫情对整个艺术行业和您自己的收藏有没有影响?


刘兰:疫情对我的收藏没有丝毫影响。去年开始很多大画廊或者博览会开始推出线上展览,但我个人购买作品还是在线下举办的上海西岸博览会、ART021。我觉得在线上购买及欣赏绘画很难,比如欣赏油画最重要的是笔触、光影,拍照会减弱或者加强笔触的效果,使人看不到画面真实的状态。不过我比较容易接受在线上观看雕塑、摄影、影像类的作品。


但疫情让我们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不必那么匆忙,可以停下来想一想未来的计划,然后再好好歇口气……从这点来看我认为疫情也有积极的部分。我觉得疫情打破了过去所有的规则和规范。难道我们过去是正确的吗?不一定。我们过去社会的发展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也不一定,我们还有过很多的破坏。


我有时候会想回到过去的状态,也许就是因为回不去所以会感到过去的时光相比较当下更加美好。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的未来会是灰暗的,尽管我对未来的发展持悲观态度,却还是试图于悲观中找到积极面对的力量,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自身的乐趣和热爱。



嘉宾提及的艺术机构:

北京公社、长征空间、空白空间、香格纳画廊、星空间


嘉宾提及的艺术家:

刘炜、刘晓辉、宋冬、吴冠中、谢南星、张洹、张晓刚、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


撰稿:郭锦泓 Avita
摄影&编辑:GWBJ团队
部分图片由藏家惠允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 Gallery Weekend Beijing 23.4-2.5.2021